我们不认识的以色列??辟谣“大多数中国人不知道的内幕”

Posted by zhang on
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 
–戈培尔博士 

你可以在一段时间欺骗所有人,也可以在所有时间欺骗一些人,但不可能在所有时间欺骗
所有人。 
–亚伯拉罕-林肯 

近年来,一个名为《绝大多数中国人不知道的内幕》或名《以色列为什么对中国这么好?
》的谎言帖在网上到处传播。尽管我个人很认同该贴对中国人“重新认识”以色列及从某
种效果上起到推进中以关系作用的“贡献”,但谎言就是谎言,现在也该到说明一下真相
的时候了。 

在正式辟谣之前,且给网友们介绍一下该文的几大特点: 

1、“二合为一” 
此贴一般由两篇文章组成,上篇(也就是《绝大多数中国人不知道的内幕》)无署名,下
篇(名为《为什么我反对巴勒斯坦建国?》)则署名为“水均益”,为什么这样组合,实
际上大有玄机– 
据笔者了解,此帖出现的顺序是先下后上,而下篇也根本不是出自水均益的手笔(见央视
网站水均益访谈录,水均益明确否认为该文作者,并表示反对该文观点),其基本内容最
早出自西祠胡同《迦南论坛》一ID为“小网虫之一”之手,经高人妙笔点缀后冒用水均益
之名在网上传播。后又
有精通宣传伎俩的高人嫌该文的煽情效果还不够,又以该文为底本编排了一篇《绝大多数
中国人不知道的内幕》出来,并与该文合并发帖,以求“有情有理”、互为佐证之效。 

2、“专用ID” 
据笔者观察,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在各大网络论坛传播这个谎言帖的主儿大都为
“专用ID”,除了到处贴这个谎言帖之外几乎不发表其他言论,而等到这个帖子被一些知
情者揭穿之后,过不多久又会出来新的“专用ID”重新转帖,而揭露者则不可能象他们“
CTRL+C”+“CTRL+V”
那样容易反驳,也没他们那么多的精力跟着到各个论坛去揭谎,于是总会有一批又一批不
明真相的网民受到愚弄。 

有鉴于此,笔者特宣布放弃对本文的版权,任由各位看见该帖的网友使用我文辟谣,当然
也欢迎各位通晓历史的高人斧正。 

一、 

首先就给不熟悉上海犹太人历史的网友介绍一下“内幕”,看看究竟谁才是这些犹太人的
“救命恩人”– 

1、上海=中国? 
但凡稍微了解一点历史的人都会知道这样一个情况:在中国近代史上,上海是个很特殊的
城市。自1843年上海开埠后,英、法、美等国在上海相继设立了租界。尽管在名义上中国
对上海拥有主权,实际上租界当局并不受上海地方政府或中央政府的管辖,仿佛一个“国
中之国”,其状况很有
点象回归前的香港。正因此,这个“冒险家的乐园”才吸引来包括犹太人在内的大量外国
侨民。 

不言而喻,一个在回归前的香港谋生的英国人也许会爱上香港,但并不等于他就会爱整个
中国;他也许会高喊:“我爱中国人”,但这个“中国人”是否就等于整个中国的国民呢
?我们还是不要太自做多情的好。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是:伦敦的帝国战争博物馆将
所有拯救犹太人的国家
和人数列出来,只有一处例外??上海,而不是“中国”。 

2、上海为何敞开大门? 
正如该帖所说,在纳粹大举迫害犹太人的时候,全世界只有上海对犹太难民敞开大门。但
该帖刻意回避了上海敞开大门的原因??沦陷。正是因为1937年“8-13事变”后,日寇占
领了上海大部分地区及其周围地带,使得中国政府无法行使职权,因此上海才在1937年秋
到1939年秋的近两年时
间里成为当时世界上唯一不需要签证、不需要经济担保、不需要工作证明等即可进入的大
城市。 

特别要说明的是,来上海避难的犹太人并没有五万,当时全“中国”的所有犹太人不过才
四、五万之多,包括原先居住的侨民和后来的难民,除上海外他们主要居于伪满洲国辖下
的哈尔滨和青岛等地。来到上海的犹太难民总数约为3万,扣除经过上海去往第三国的外
,真正在上海避难的犹
太人为2.5万人左右。他们来上海的过程大体上可分为三个阶段: 

(1)、从1933年希特勒开始排犹到1937年8月日军侵入上海,这段时间里来上海的犹太人
总数不过1000?1500人。这段时间里德国犹太人虽然遭到迫害,但还没有到被剥夺生存权
的地步,特别是由于1936年柏林奥运会的关系,纳粹当局曾一度放松排犹的力度。特别值
得一提的是,当时的德
国还是全世界仅有的两个慷慨援助中国抗日的国家之一(另一个是苏联),抗战前期蒋介
石手上能够和日寇对敌的只有那三十个德械师,蒋的两个儿子也被分别送往苏联和德国军
校学习,上海又怎么可能会“浑然不知希特勒”~ 

(2)、从1937年8月日寇侵入上海到1939年8月限制犹太人进入上海,这段时间里来上海
的犹太难民最为集中,大约为2.1万到2.2万人。特别是在1938年11月9日“水晶之夜”后
,纳粹掀起反犹狂潮,犹太人被迫大批外逃。此时世界各国纷纷限制犹太难民入境,而上
海却由于沦陷后的特殊情
况敞开大门,因此才成为犹太人的避难所。还要说明的是,后来限制犹太人进入上海也不
是日本占领当局的本意,而是由于大批难民的涌入使得上海租界当局和犹太社团不堪重负
,并由上海犹太救济组织主动向日本占领当局提出申请后才做出的决定。 

(3)、从1939年8月到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大约仍有6?7千名犹太难民进入
上海。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100名波兰犹太人在“日本辛德勒”??日本驻立陶宛领事
杉原千亩(此人曾在伪满洲国外交部任职)的帮助下辗转来到上海,其中包括著名的密尔
犹太经学院的全体师生
约400人,他们在避难时期的上海犹太社团中发挥了特殊的作用。 

3、日本占领当局为何对上海犹太人手下留情? 
二战期间有两个很有意思的情况,一是抗战前期纳粹德国曾慷慨援助中国抗日,只是因为
中国实在扶不起才转而和日本结盟;二是日本人对犹太人很有好感,甚至顶住纳粹要求屠
杀上海犹太难民的压力,庇护了这些犹太人。 

1937年日寇侵占上海之后,对犹太难民来上海避难不加限制,后来又设了三处难民营,给
犹太难民以多方援助。 

1938年11月9日“水晶之夜”后,纳粹掀起反犹狂潮,如继续收留犹太难民则有可能引起
德国不满,让日本政府颇感为难。12月5日,日本首相、外相、陆相、海相、大藏相特别
召开“五相会议”,专门讨论对犹政策。会上虽有分歧,但最后还是认可继续采取对犹亲
善政策。由于不便在日本
本土容留犹太难民,因此计划在日本占领的中国土地上建立“犹太人居留地”,并鼓励犹
太资本“开发满洲”。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上海才成为犹太难民的避难所。 

1942年6月,纳粹德国盖世太保驻日本首席代表约瑟夫-梅寻格上校专程来到上海,要求日
本占领当局仿照纳粹作为“最后解决”上海犹太人,而日本当局却拒绝纳粹要求,只在虹
口地区搞了个“无国籍难民区”,将无国籍的犹太难民约1.4万人迁入其中。虽然难民区
的状况十分艰难,但并
不可与纳粹当局在欧洲所建的集中营相提并论,日本当局对犹太难民并未施加残害,难民
区内宗教、文化活动均可开展,并由于上海犹太社区和海外犹太社团的大力支援等因素,
并未出现大的灾难。 

日本人究竟为何对犹太人手下留情?这有着多方面的原因:其一是东亚地区不象欧美长期
存在反犹主义,日本人对犹太人素无仇怨可言,且在日俄战争期间,美国犹太巨商希甫积
极为日本筹集2000万美元贷款,明治天皇破例在皇宫内邀请希甫共进午餐,希甫也成为获
得天皇授勋的第一位外
国人,日本人也由此对犹太人颇有好感;其二是上海犹太难民中有不少是俄国犹太人,一
旦实施“最后解决”的话,力图保持和苏联不战状态的日本担心会以此触怒苏联;还有一
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日本政府内主张和美英保持媾和后路的部分官员与“犹太问题
专家”们对欧美反犹势
力宣传的“犹太威胁论”信以为真,误以为犹太势力的确垄断国际经济命脉、控制了美英
等国的政治与外交,因此想通过对犹太难民的亲善来讨好美国犹太“力量”,以影响美国
的对日政策。 

4、以色列真对中国感恩戴德吗? 
不可否认,应有不少上海犹太人与这片土地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但毕竟人数有限。战后大
部分犹太难民陆续离开了上海,但并不象该帖所说的“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成了以色列复国
后的第一代开国元勋”,而主要是去往美国、加拿大等国,只有约5000名上海犹太人到了
新建立的以色列。我们
不妨再回头看一下上海犹太人的整个历史??在民国前期,上海犹商通过鸦片贸易、房地
产经营及金融业等大发其财,并在中国军阀混战的局势中左右逢源、风光无限;在日本占
领期间,上海成为犹太难民的避难所,且财产也很少遭到剥夺(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英籍
犹商曾被定为“敌侨”
,但他们的财产大部转移到俄国犹太人名下而得保全);而到二战结束后,由于租界被收
回和中国内战爆发等各方面原因,许多并非难民的上海犹太人也陆续离开;解放后,由于
中国实行社会主义改造和中苏交恶等原因,俄国犹太人也陆续离去;最后,“文化大革命
”爆发后,由于众所周
知的原因,包括上海犹太人在内的外侨几乎全部被迫离去。即便以色列真的感恩戴德,我
们也未免有点受之有愧罢。 

1992年中以建交后,来华访问的以色列总统海姆-赫尔佐克曾对杨尚昆主席说:“中国人
民在犹太民族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帮助了我们,以色列人民对此不会忘记。”此后,先后
到访的以色列总理拉宾和内塔尼亚胡等在参观上海犹太旧址时也多次表示感谢。不可否认
这种感情成为中以友好
关系的良好基础,但非要把这种感谢说成是以色列对华“报恩”的源泉的话则未免太过天
真了。难道巴勒斯坦领导人来华访问时不更是千恩万谢的吗?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是
,战后以色列议会曾专门立法,规定以色列政府应代表犹太人民感谢所有在纳粹大屠杀期
间救助过犹太人的非犹
太人或非犹太人家庭,并授予他们“义人”奖。到1990年中,以色列共向世界各国8611人
颁授“义人”奖,,但其中只有一名中国人,为当年旅居乌克兰救助犹太儿童的潘均顺;
直到2001年,在中国对以友好人士的多方活动下,才又“发掘”出一位给千余名犹太难民
发放签证的中华民国驻
维也纳总领事何凤山博士来。这个数字未免有点让中国“恩人”们尴尬罢。 

二、 

关于上海犹太人的情况就介绍到这里,如有不足欢迎补充,下面再简单就该帖中以色列“
报恩”的几个例子简单说一下?? 

1、唐山大地震 
该帖最让国人感动的一个“内幕”,也是最无耻的一个谎言就是编造出“1976年唐山大地
震,以色列在第一时间宣布,向我国捐赠一亿美元”。唐山大地震后,中国出于特殊时期
的意识形态先后拒绝了美国、联合国、英国、日本的救灾援助,根本就不关以色列什么事
。该文作者居然张口就
来了个“一亿美元”,真是应了中国的一句俗话??“吹牛不交税”,极尽糊弄读者之能
事!首先要清楚1976年的“一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以色列当时的国民生产总值不过1
80亿美元,且正面临经济衰退,而唐山大地震可计算的直接损失约为30亿元人民币,莫非
该帖作者竟当犹太人也
和彼时的中国一样穷大方?究竟出于何种动机,竟会让该帖作者不惜拿唐山大地震来造谣
为以色列摇旗呐喊呢?! 

2、中以技术合作 
关于防弹衣的问题我本不清楚,就不装懂了;关于预警机的问题,由于已经解决的了,我
也不想多说,以免引起不愉快的回忆。但关于该帖作者吹的神乎其神的以色列对华提供秘
密技术还要说一下背景:以色列本来就不受什么“巴黎统筹”的拘束,包括军事技术在内
的技术出口本来就是以
色列的重要出口项目,在其合作对象中也并非最厚待中国。它不仅与中国大陆有着比较亲
密的技术交往,同时和台湾、印度等也有着军事合作关系,尤其是同印度的关系要比同中
国更加紧密。 

要知道,以色列毕竟是犹太人的国家,不比曾经的中国那样为意识形态所左右。在其对外
政策中,商业性的考量远远超过感情因素,国家利益才是第一位的。我还可以给大家介绍
一个很有意思的“内幕”??以色列和伊朗之间也有武器交易!在“伊朗门”事件中,美
国支付给伊朗的“赎金
”??武器零件等就是通过以色列和伊朗的秘密渠道输送的,此外,以色列还曾为伊朗提
供美式武器的检修技术。请问该帖作者,这是不是也证明了以色列对伊朗“以德报怨”呢

3、中以外交关系 
以色列确实不曾谋求与“中华民国”发展外交关系,其原因有二:一是以色列建国之日正
是“中华民国”败退台湾之时,精明的以色列政治家自然不会去给失败者“送温暖”的了
;二是虽然民国政府也曾对犹太难民有所声援,但是对二战后的中东问题有所了解之后,
在1947年11月联合国讨
论关于建议以色列国的“分治决议”之时本打算投反对票,后在美国的强力施压和犹太社
团的多方打点之后才投了一张弃权票,并未赞成,因此以色列对其大有不满,而当时的中
共当局却对以色列建国大声叫好,以色列自然也就乐意与新政权建交了。在此还要冒昧置
疑一下,该帖作者在这
个本来很简单的问题上大做文章到底想说明什么?难道巴勒斯坦曾有过谋求投靠台湾当局
吗? 

但是,中以两国的建交历程却是千回百转?? 

本来1950年1月9日以色列即正式承认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两国开始商谈建交,但由
于朝鲜战争的爆发,以色列停止对华建交行动。朝鲜战争结束后两国虽重新开始接触,但
以色列却担心影响和美国的关系而表示冷淡。1954年9月21日,以色列在联合国表决支持
美国提出的不把中国代
表权问题列入联大会议议程的决议案,中国因此决定调整中东政策,转而和阿拉伯国家发
展关系,终于被包括阿拉伯国家在内的广大亚、非、拉国家“抬进联合国”。 

1956年10月,以色列与英、法合伙入侵埃及,中国严厉谴责,双方关系中断。此后以色列
转变对华态度,多次示好,中方则囿于和阿拉伯国家的关系而反应冷淡。1977年埃及总统
萨达特访以,中国热烈支持,开始改善对以关系,以色列则于1985年重定对华政策,决心
打破僵局,争取尽快建
交。1992年1月24日中、以终于正式建交。 

由此可见,在中以建交问题上,首先是由于以色列怕得罪美国而摇摆不定,以致错过时机
,后来则由于多方面的原因一误再误,这根本不存在什么“忠心”、“负心”的问题。 

三、 

如果该帖仅仅是鼓吹“以色列为何对中国这么好”也便罢了,即便编造了一些谎话也可算
其“出发点是好的”。但该帖作者却不满足于此,还要出于“黑白分明”的宣传秘诀来诽
谤巴勒斯坦,硬将巴勒斯坦与“东突”挂钩来煽动国人的仇恨,其用心之险恶就让人不得
不奋起揭露了。 

首先要知道,伊斯兰教并非一个完全统一的宗教,和其他宗教一样,伊斯兰教里面也分成
许多教派,虽有保守派和激进派,大部分却仍是温和和开明的。包括“东突”在内的以“
圣战”为号召的恐怖主义者大多都来自于逊尼派内四个教派中最保守最极端也是最小的一
个瓦哈比派,而瓦哈比
派的大本营却正是和美国交好的沙特,在巴勒斯坦根本没有什么土壤。 

特别要说明的是,巴解组织内各主流派别虽各有自己的意识形态,但都以民族解放为号召
,没有一个是宗教派别。至于巴解之外的“哈马斯”和“杰哈德”等恐怖组织,虽以宗教
为号召,也只限于解放巴勒斯坦,并未与支持“东突”的瓦哈比主义者同流合污。 

在此要声明的是,笔者并无意反对发展中以关系。只是很不解:中以关系真值得用编排谎
言愚弄国人去“促进”吗? 

该帖一分真、三分假,再加上六分煽情和鼓动,宣传手法实在太过巧妙,几乎在“似是而
非”的境界上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因此笔者才一口气打了这么多字,以供对“内幕”
的“内幕”有兴趣的网友参考,如有不确也欢迎指正。尽管上海犹太人的历史并非什么必
修课,但这个横行网络
好几年的“内幕”告诉我们:多一分存疑和求证,便能少受一次愚弄。 

主要参考书目: 
《上海犹太难民社区》,戴维-克兰兹勒著、许步曾译,上海三联书店1991 
《一个半世纪以来的上海犹太人》,潘光、王健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 
《犹太文明》,潘光、陈超南、余建华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 
《中东国家通史》以色列卷、巴勒斯坦卷、伊朗卷,彭树智主编,商务印书馆


#About Me

张小璋,野蛮生长成世界500强企业供应链金融产品经理的法语毕业生。微信公众号:张小璋碎碎念(ID: SylvainZhang )。
一直在互联网金融公司从事产品经理工作并负责互联网金融产品线,深耕互联网金融和区块链领域。「PMCAFF」、「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PmTalk」签约作家。